venusmc

他和她是初中同学,都来自黑龙江。他16岁开始当兵,之前在西藏后来考上了广警之后在广东,一年后毕业继续回西藏。
无论他在河北实习,在西藏当兵,还是在广东读书,她一直在黑龙江。相隔大半个中国,他手机屏幕就是她的照片。说起两个人开始产生感情的时候,他低头温柔一笑。这是一个真正的士兵,赤手空拳擒敌为民除害的武警,多少钢韧的词都无法形容他描述经历过最危险的任务和他打拳时的身姿,所有人却被他提起爱人时那瞬间的柔情击溃入心。
还有什么异地恋比一方在纪律森严的军中生活的更困难呢?
还是第一次如此接近士兵的生活,发现那全然是另一个不同的世界。明明只比我们大两年,看上去却成熟许多,这是经历给人增添的魅力。平时看报纸看微博知道有武警出拳压倒杀人犯只觉得很正常,因为保护市民生命财产安全就是他们的职责啊。当有这么一个活生生的兵站在你面前跟你描述他亲身经历过的类似情景时,你才觉得,仅仅是如雷的掌声都已不能表达心中的敬佩和感动。
他只是千千万万个士兵中普通的一个。
让我来给军人军嫂一个最真诚的敬礼。

睡時聽覺無限放大小姐

        講一個故事。

        小姐聽力平時並不太好,在很多時候背後有人叫她好幾次她都聽不到。唯獨在一個時候就算是針掉到地上都能清楚地聽到。

        那是她睡著的時候。

        仿佛世界在小姐躺下的那個瞬間突然被一隻大手把音量一下扭到最大。她並不太長的頭髮散在枕頭上,暈開了一切不快。但就是再這麼舒服的片刻,一切聲音都并不情願地收進耳朵。桌子鬆緊搖擺的呀吱呀吱,敲鼠標的嗒嗒嗒,一下下抽打著她想睡卻不能睡的緊繃神經。

         但在決定起床的那一瞬間又覺得困乏至極。

         這樣的情況出現得越來越頻繁,期初她試圖用塞滿耳朵的音樂來麻醉,撫平躁動不安的聽覺神經。後來卻越來越亢奮。最後她只能任由這樣放大的聽覺讓她失去大片大片的睡眠。

          直至

          她找到了讓她真正安靜安定的能把音量鍵扭小的那雙大手。


来自地球的我

子夕和云的故事·在上海:

我没有超能力,我也没有万贯家才,我不能在你摔倒的一瞬间过来扶你,但我会帮你买药,照顾你到康复。我不能看到你被谁欺负,但是我能感知你的委屈,帮你排解心里的难受。我不可以预知你的未来,但是有一点我很肯定,那就是你一定会嫁给我。

和你在一起的时候,水煮鱼也变得特别有情调。